新闻中心

更多

联系我们

名称:鞍山新福源设备有限公司
地址:辽宁省鞍山市千山区齐大山镇王家新村
特种轴承事业部
联系人:李经理
联系电话:18704122008
矿山备件事业部
联系人:曲经理
联系电话:0412-7224716

信息详细

煤钢去产能看谁下手狠

2016年6月24日  471次

  在中央公布未来5年去产能计划后,各省也开始透露出相关去产能的政策或者目标。在煤炭领域,山西、内蒙古等产煤大省首先公布了各自目标。山西计划到2020年退出煤炭过剩产能1亿吨以上,内蒙古也将压缩煤炭产能1.2亿吨。目前,仅根据已明确公布目标的10余个省份的数据,各省煤炭去产能目标相加,已超过全国压减5亿吨煤炭产能的目标。

  在各个省份制定去产能目标的同时,各大煤炭集团也纷纷出台去产能计划。作为中国最大煤炭集团的神华集团提出,从2016年开始,神华计划主动停产、停建煤矿12处,减少产能近3000万吨/年。

  而在钢铁领域,河北要在未来五年内淘汰1亿吨产能,仅2016年就将率先减1000万吨。而江苏也表示未来将压减1000万吨以上的钢铁产能。

  国资委首席专家、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告诉齐鲁晚报记者,部分省份在去产能方面动作很大,很重要的原因也是为了治理雾霾等环境问题。“各省的目标加起来肯定会超过全国的目标,国家的目标定得是可以达到的,稍微留有余地,各省目标加起来肯定会超过。”李锦告诉齐鲁晚报记者,去产能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,有的省份已经开始,“全国范围内估计下半年就实施了。”

  为逼退僵尸企业浙江某地定差别电价

  去产能的另一项重要举措就是“僵尸企业”出清。李锦介绍,去产能面临的一大条件就是“僵尸企业”怎么划分。各地方在“僵尸企业”的认定上,均各有侧重。有专家指出,确定“僵尸企业”,不能用行政手段“一刀切”,应当在政府强化环保等监管执法的同时,更多地依靠市场化的选择。

  据了解,由发改委等部门起草的处置“僵尸企业”工作方案近日有望出台,而各地对“僵尸企业”的处置早已引弓待发。对僵尸企业的处置,中央明确“多兼并重组、少破产清算”,各地政策均有所体现,多数地市都采取了分类出清的方式。

  重庆市对其国资系统旗下200家“僵尸企业”的清理方案是:对可重组或稳步退出市场的,盘活其沉淀的贷款;对必须破产清算的,不搞“一刀切”式的大规模退出,防止处置不当引发新的风险。

  湖北省也提到,要列出“僵尸企业”名录清单,有针对性地拿出处置措施。

  通过差别电价、环保节能政策等经济手段淘汰落后产能的办法在一些地方已经实施。浙江省余姚市河姆渡镇共有两三百家不锈钢企业,政府针对被评为D类的企业加收电价每度0.3元后,有100多家企业因此无法维持经营,最终选择退出。

  企业用地再次出让收入可用来安置职工

  在出清“僵尸企业”的同时,最大的难题就是职工安置。地方出台的措施中,大多对此作出了相关的规定。

  对于安置资金的来源,有省份准备动用“僵尸企业”退出后土地补偿金及土地出让金。

  比如湖北省将“僵尸企业”退出的工业用地转用于第三产业时收取的土地出让金,优先用于职工安置和债务处置。而广东则统筹使用省财政现有支持技术改造、创业就业、社会保险补贴等专项资金,对出清重组“僵尸企业”任务重的欠发达地市给予倾斜支持。动用地方财政优先用于职工安置。

  此次去产能将涉及180万人的分流安置,其中煤炭系统130万人,钢铁系统约50万人。在这个过程中,中央将拿出1000亿资金妥善处理职工安置。

  1000亿分摊到180万人头上,平均每人能拿到5万多。“这1000亿是远远不够的。”李锦告诉齐鲁晚报记者,“买断的资金显然是不够的,更重要的安置手段可能是转岗。”李锦说,转岗一方面是随着原来企业的转型升级,在内部其他岗位上消化;另一方面是指有序地转向新经济等领域。

  李锦表示,他相信会出现一个转业潮,而不是失业潮。

  1000亿资金分配公式将于近日公布

  尽管中央表示将拨款1000亿,用于职工安置,但这笔钱该如何使用尚无明确说法。近日一位工信部官员表示,“分流职工数量和去产能量都是影响因素,将会有比较详细的公式”,该项政策“将于近日公布”。

  目前,配合去产能的8个专项文件,除涉及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如何具体使用的文件尚未公布外,其它财税支持、金融支持、职工安置、国土、环保、质量、安全方面的7个文件均已悉数出台。

  为了争取获得更多的奖补,目前各地热情高涨,设定的钢铁、煤炭行业目标之和已经超过了中央拟定的目标,但这笔奖补资金到底如何公平、公正、有效地分配,自然成为焦点问题。在今年两会期间,财政部副部长刘昆曾表示,“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的讨论稿已完成,采用基础奖补再加阶梯式奖补的办法。奖补原则是以人为主”。

  有观点认为,以分流员工来平均分配并非易事,这其中存在不同的用工形式、不同的工龄等问题。另外,是否以去产能数量大小作为资金依据也是业内讨论的热点之一。有人认为,不同的钢煤企生产效率差别较大,生产效率高的企业和生产效率低下的企业,淘汰同样数目的产能,涉及的职工却不一样。



←上一页 返回前页 下一页→